当前位置:首页 > VR资源 > 一加突围:刘作虎谈“无负担”之道

一加突围:刘作虎谈“无负担”之道

关键词:移动互联网 刘作虎 一加手机 智能手机 iPhone   发布时间:2019-05-04 07:00:01
一加突围:刘作虎谈“无负担”之道

手机业正在更加集中,成为寡头格局。前五家的占比从几年前的60%增加到83%,手机销量不仅没有增长,2018年一季度甚至大跌27%。更多小品牌正在消失。

整个互联网业开始以长链条和多业务构建护城河。华为从企业市场攻入消费市场,手机的各个价格区间,从芯片到AI,全线推进。小米大造产业链,品类扩张,甚至进入零售。饿了么受到美团多业务的降维打击,选择被阿里收购,与其多业务整合反制美团。滴滴和美团,头条和腾讯,相互攻入对方地盘。摩拜被美团拿下,小蓝单车在阿里支持下猛增,ofo腹背受敌。大部分新兴势力不得不委身巨头。

不过总有特例。“小而美”品牌一加,全球唯一“只做安卓旗舰”的手机商,却在寡头背景中逆势增长。不久前跟美国主流运营商T-Mobile达成战略合作,进入其5600家门店直接抵达一亿用户,这是美国运营商第一次售卖来自中国的、400美金以上的高端手机。一加跟英国最大运营商EE达成协议,明年将在欧洲率先推出5G商用手机,届时将搭载高通最先进的处理器。一加这个小玩家在全球市场上的姿势从仰攻变成了俯冲。

在这个背景下,我跟一加创始人刘作虎聊了聊。

问:手机业以及互联网今天的局面,go big or go home,你焦虑吗?

刘作虎:行业进化到今天,很多品牌消失了。不过,一加成立快5年,一直健康地活着,并且在成长。去年营收差不多100亿,国外占了70%,主要是口碑拉动,很少打广告或者上头条,我们一直有不错的盈利。我的乐观比焦虑更多。

问:手机竞争太激烈,很多数据和案例摆在眼前,大块头的增长速度和纵深扩展很猛,小玩家普遍被收编。

刘作虎:小玩家能不能生存取决于产品是不是差异化。产品没有差异化,你很痛苦,才被逼着去做长链条和多业务。搞一辆车去一个地方,只要能到,用东家还是西家的车无所谓。要一份外卖,只要菜的味道正,是谁来送无所谓,慢五分钟也可以忍受。产品没有差异化,那么其他东西就变得要命了,比如资本、资源、规模、场景,等等。我们常常对很多事感到惊讶,很悲壮,但其实结果一开始就注定了。

问:有两种企业家,乔布斯一直做新东西,卖变化的东西,贝索斯一直卖不变的东西,靠效率取胜,多业务、长链条、低毛利。贝索斯说iPhone高定价是错的,应当定低价占更大市场,但苹果没有这样做。张小龙靠近前一种,王兴和雷军靠近后一种。我看你属于前一种。

刘作虎:如果贝索斯能做出iPhone,定什么价是他的自由。一般而言硬件行业的利润率是很低的。如果哪天苹果产品可以随便被替代,它的定价和利润也不会高。

我干不了打车、外卖、电商那一套事情,会很痛苦,天性如此。我对产品更热衷。看见宾利的车身棱线,我就会想给一加手机打造这样流畅的线条,改了100多个版本,最终定了一个兼顾圆润和硬朗的棱线,看着觉得爽,握起来不会滑落,也不割手。有的人如果改100个版本他会发疯,但我是享受。一个简单的动作你做一百遍,就一定感受到微妙之处。

问:手机的差异化是不是也越来越小?

刘作虎:你跟外卖的触点就是送到的那个时间,小哥是不是讲礼貌,前后也就几秒钟。但你对饭菜的触点就长了,它充分接触眼睛、鼻子、嘴、舌头、胃肠、然后你是不是爽,你的家人是不是爽。餐厅和厨师的差异化空间比外卖大很多。

手机每天跟人腻在一起几个小时,触点无穷多。一个侧面棱线的角度、弧度、硬度,一个按钮的位置、大小、方向会给你造成无数次的爽或者不爽。手机是今天人类最能感知其差异化的实物产品。另一个是时装。有的人开玩笑说以前起床第一件事是摸老婆,现在是摸手机。有些日本年轻人甚至觉得手机比伴侣更重要。

问:不过确实有很多人,买手机不那么挑,随便看看配置和价格就买了。9块9包邮能做出一个上市公司。

刘作虎:世界是不均衡的。有的地方,很多人一辈子光棍,找不到老婆。但你找老婆肯定会很挑。70%的一加手机是卖到国外,主要是印度和欧美。Counterpoint的数据,在印度高端手机市场里,我们在2018年Q2、Q3连续两个季度,超过苹果三星成为高端市场第一。在中国,一加手机主要在京东卖,跟国内主流品牌的高端机型PK。

问:印度也不富裕。为什么在印度比其他亚洲国家卖的好?

刘作虎:印度是英语国家,受欧美国家的影响较大。首先,一加在欧美市场的用户净推荐值(NPS)达80%,一般20%就算厉害了。每次我们在欧美发新机,会有很多用户排长队购买,也会联合时尚品牌一起来发售。另外,在PCMag 2018年度读者选择奖中,一加在北美智能手机里用户满意度第一。

问:你粘住人的差异化在哪里?

刘作虎:以前我们说“不将就”,有人会误解,觉得配置高、像素高、电池大、屏幕大、或者有什么黑科技就是不将就,片面追求极端。包括我们自己的工程师有时也会走偏。我问过很多用户,那些在各家发布会上看起来非常酷炫的功能,当时引发惊叫的点,他们根本就没用过。

相比单纯的配置高和酷炫点,我们更追求做一款“无负担”的产品。产品说到底是给人用的,要舒服,自由。功能不等于快感,快感是第一位的。为什么要谈恋爱,因为你不能看简历就托付终身。手机也是一样的,如果光靠配置,一加不可能做出差异化的产品,最终还是产品的综合体验让大家选择这个品牌。

问:举例。

刘作虎:比如一加3,我们本来计划用大分辨率的摄像头,在暗光里拍照效果好。但摄像头很厚很难看,拿在手里,用起来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我就让他们把摄像头做小,就在IMX298这个摄像头传感器的类型里,做最好的拍照效果。后来我们不仅保持了一加手感轻薄的特点,很多媒体评测也说一加3的拍照效果是行业标杆。

做产品的人都知道,“平衡”是一个很重要的指导原则,但它怎样在你的产品层面表现,跟公司的产品定位和选择有关。我们选择要做一款“无负担”的产品,那这种无负担应该体现在产品的方方面面,比如高强度长时间的使用,手机依然轻快流畅;系统简洁没广告;功能强大实用,用户一看就懂等等。要兼顾这一切,找到那个我们认为完美的平衡点,并不容易。

问:为什么是无负担呢?

刘作虎:其实是我们做产品的一个终极追求,是一个让我坚守在这个行业的原始动力。今天的手机还不够让人感觉到自由,有时它会让你烦躁。我们追求的无负担包含了三层含义:简洁、高效和智能。

我们给用户极简但最耐看的设计,打磨纯净没有广告的安卓体验,我们希望给用户超出想象的全速性能。同时,我们一直在探索一种最懂用户的,存在于每一个体验细节但绝不会打扰用户的智能体验。这可以说是接下来五年、甚至十年一加的方向。

问:有些大品牌走的是薄利多销的道路,但必须依靠多加广告获得利润。这反而教育了用户,他们开始愿意为无广告、用起来爽买单,而不是只图便宜。

刘作虎:跟T-Mobile谈合作,他们坚持要预装APP,这是行规,我们没有退步。我告诉他们,“如果装上这些APP,我们就会失去我们的价值观。一加将不再是一加了。”最后他们认可了,同意了。

当然,光是一个点,比如没广告,没预装APP,用户肯定没太大的感觉。100个点加在一起,你就不知不觉喜欢上它了。德国车关车门peng的一声,韩国车还车门pia的一声,这些细节多了,你可能自己就觉得德国车比韩国车更高端了,没有谁教你。市面上有些手机,它的设计我一天就可以做完,用不着一年。

问:你们最新的手机有什么无负担的点?

刘作虎:一加6T发布一个多月前,光感屏幕指纹解锁还有一点不够顺畅。我的手比常人更干燥,用起来有点迟滞,可能是0.05秒,可能是0.1秒,平常人包括我们的工程师感觉不出来,但我觉得这个问题一定要解决。我跟他们说,“这个搞不好,我整个品牌有可能死掉。”他们为了提升指纹识别速度,没日没夜地干。

当时美国的新机发布会时间已经定好,不过我做好了不发布的准备。如果没达到心里的标准,宁可不发。屏下指纹识别不能单纯求快,识别率、安全性和识别速度需要互相平衡。直到发布会前两三周,作战室里的工程师们才完全解决这个问题。0.34秒,这应该是目前全球最快的速度。

问:有没有其它的产品你也觉得“无负担”?

刘作虎:微信,没有刻意的骚扰。比如“对方已读”这个回执,有的产品刚出来是有的,但微信没有,不让你纠结。一加手机也会控制app别动不动就给用户发通知,那是噪音,妨碍用户做自己的事。网易云音乐也是,你把一首歌分享到微信,网易云音乐就直接分享了。但有些客户端,会让你登录。

问:可是有大量的产品是靠骚扰你长起来的。看视频看到一半,它就暂停让你下载app,看文章看到一半,你稍不注意点个按钮,就去下载app了。你把它卸了,它还给你发“你有女朋友吗”的短信来勾引。可这些人正在成为巨头。

刘作虎:一般情况都是这样。但这不是我的菜。没事的时候我就一个人随便走走,放松自然,我不会想去整点什么出来刷存在感。

问:巨头长大后它会反过来打压你,比如它有更大的体量和利润,更多的投入设计和研发反超你。

刘作虎:巨头也是有弱点的。小时候看武侠书,高手都是有气门的。我们要找到那个突破的点。比如我们只做旗舰机,人们心目中就知道,一加代表高端旗舰。巨头要上量有时需要做低端,它的品牌力就稀释了。好事情不可能让你全占了。

有次我在印度店面跟当地人聊天,我说你为啥不考虑另一个出货量很大的牌子,他就说,这不是一个档次的东西。我们的社区有来自196个国家、超过500万的注册用户,他们热情的反馈是无价的。

问:巨头也会学习,你一款新机的所有“爽”点,它在多少时间里可以学会?

刘作虎:他们跟进非常快,一年以内。我们在一年里得有新的东西出来,才能领跑。

问:手机给人的新鲜感在降低,换机频率在降低,销量大跌,还会有足够的空间给你制造爽点吗?

刘作虎:芯片在升级,服务在增加,AI和大数据,现在的手机还远远不够智能。我相信几年内手机的进化空间还是非常大的。AI和5G会创造目前我们很难想象的创新空间。5G是我们从2016年开始就在重点投入的项目。今年10月26日我们就发出了世界上第一条5G网络下的推特。明年一加新品也会第一批搭载5G的骁龙855芯片。很多运营商很支持我们,明年我们会和英国的EE在欧洲率先发布5G商用手机。

问:巨头有大量的数据,你跟他们不是一个量级,他们在AI上会不会有压倒性的优势?

刘作虎:有威胁,但不是致命的。我们开放与第三方合作,比如面部识别用商汤科技的。一家巨头不可能在所有领域都做的最好。手机是科技的中心,这里面会有巨大的博弈和张力。

问:实在说,我理解你。我一直一个人写东西,不拿投资、不组团队、不用助理、不扩展、不混场面,只是用心写文章。每一个字都是要斟酌的。大媒体有很多优势,比如覆盖率、粉丝量、协同作战。现在CEO也出来客串记者,他们在商业逻辑和人脉上是降维打击。但只要我能把自己感兴趣的事搞懂,把自己活明白,就有生命力。

刘作虎:但愿你能开心洒脱,一直做下去。

分享 2019-05-04 07:00:01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