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VR资源 > 灵魂和皮囊,到底哪个更重要?

灵魂和皮囊,到底哪个更重要?

关键词:   发布时间:2019-10-09 07:00:01

法国思想家帕斯卡尔有一句名言:“人是一枝有思想的芦苇。”

人的生命像芦苇一样,种子埋在土里,生根发芽,长大后身体脆弱不堪。一阵飓风,一场暴雨,三岁小孩的手……任何稍微有力量的事物都能将其摧毁。

但与芦苇不同的是,人的肉体承载着一个有思想的灵魂。灵魂的存在,区分了人与世间万物。

但人还是痛苦的,灵魂永远不能脱离肉体而存在。就像美国作家弗兰纳里·奥康纳说的:

“人由两部分组成:肉体和精神。肉体,就像一所房子,它哪儿也去不了;但是精神,就像一辆车,总是在动……”

我们的肉体不是万能的,而灵魂,是一个多动的精神层面的,它驱使着我们的肉体。当肉体衰老患病的时候,我们的皮囊无法满足灵魂的需求,于是人变得痛苦。

其次,人的肉体充满着食、色、健康等欲望,而灵魂是纯粹的,这样的矛盾也使得人变得痛苦。

当代作家蔡崇达站在灵与肉的矛盾上,著作了《皮囊》一书。

人是如此得矛盾,我们无法用理性去判断,到底是皮囊重要,还是灵魂重要。我们可以跟随着作者,在书中一起寻找的答案。

小说不是论文,或许不会给你一个确定的答案,但至少会让我们思考:我们要过怎样的生活?我们真正享受的是什么?


灵魂和皮囊,到底哪个更重要?


一个作家的写作,离不开他的生活。

蔡崇达是一位出生于泉州海边小镇的人,一个渔民的孩子。

小镇对于他来说,是根,是家,是爱。回到闽南的故乡,闻闻故乡的泥土,吹吹大海的风,回忆那些过往的小镇的故事,从那些故乡的人身上重新审视自己。

所以,《皮囊》这本书里所写的都是蔡崇达的亲人、朋友、同学,以及他生活中所见小人物。一个个小人物在生活中挣扎,与命运抗争。

其实我们都是小人物,阅读他们的故事,其实就是在阅读自己。

我们也曾逃离土生土长的故乡,来到各种欲望充斥的大都市。生活不易,当皮囊被拖垮,我们开始怀念故乡的淳朴简单,于是我们也像作者一样感慨:“我们的生命本来多轻盈,都是被这肉体和各种欲望的污浊所拖住。”

作者本着对故乡的缅怀,讲述了一系列刻在骨肉间故事。表达了理想膨胀却又深感现实骨感而无处安身的无奈,从而引发对灵与肉的感悟,对自己命运的深切思考。

本书共收录14篇故事,今天我只想说说第一个篇,跟书名一样:《皮囊》。

这个故事是全书的印子,也是全书的灵魂,没有它,整部书也将失去灵魂,只剩“皮囊”。


灵魂和皮囊,到底哪个更重要?


翻开书页,我们认识了一个满嘴无牙、说话漏风、倔强刚强的裹脚老人阿太。

阿太九十九岁,一辈子生活在小镇上,早已看尽了世间的苦难,变得坚硬冷漠。

年轻时将不会游泳的年幼儿子两度扔进海里,得了一个“没良心”的骂名。

用力切菜时,切断了手指,全家人手忙脚乱,她却异常冷静,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即便行动受到小脚的束缚而不便,甚至寸步难行,依旧执拗拒绝雇车代步,坚持用缠过的小脚沿着崎岖不平的石板老路从村里挪到镇上的曾孙家。

她冷漠、倔强、固执,认为人生不过是一具躯壳。

即使自己的亲生女儿突然离世,直面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现实,也异常冷静。

葬礼上众人痛哭,她却斜着眼看着女儿冰冷无血色的躯体进入焚化炉,像是不屑,又似打盹,一滴眼泪也没有流下,浅笑着解释:“因为我舍得。”

很像那位妻子死了还一边敲打着瓦缶一边唱歌的哲人——庄子,他们都一致认为皮囊无用。

看见有人杀鸡没有割中动脉时,阿太不由分说便将鸡狠狠摔死,嘴里说着“别让肉体再折磨它的魂灵”的话。


灵魂和皮囊,到底哪个更重要?


可看似冷漠无情、坚如磐石的心,在她九十二岁那年,却在从屋顶摔下而被桎梏在床上无法动弹的那一刻,彻彻底底地败给了这副皮囊,变得脆弱不堪。

其实,人生是一场修行,更是一场磨难,这一路,你会经历很大的挫折,肉体最终会不堪重负而倒下。

所以阿太说:“肉体是拿来用的,不是拿来伺候的。”这句话也正是《皮囊》这部书书名的意义所在。

人的肉体不过是一具躯壳,只有短短几十年,而思想是附在这皮囊上的,人应该好好利用这副流动着新鲜血液的皮肉,让思想跳动起来,让人“活”起来,不然就是一具行尸走肉,毫无意义。

回过头来看阿太,其实她从来都不是冷漠无情,只是对人生、对皮囊的无奈。

我相信,那斜着看女儿的皮囊被送进焚化炉的眼睛里,必定盛满了被藏匿的不舍与悲痛。

可面对生离死别,我们有什么办法呢?阿太只能都能凭借那份超乎常人的隐忍,顽强挺过来。

在阿太撒手离去前,给曾孙黑狗达留话:“要是诚心想念我,我自然会去看你。因为从此之后,我已经没有皮囊这个包袱,来去多方便。”

在这里,并不是说要你丢弃皮囊,丢弃生命。阿太只是想说,不好好利用这副皮囊,让我们的肉体被各种欲望给拖住,最终将拖垮我们,生命本是轻盈的啊。


灵魂和皮囊,到底哪个更重要?


我们的肉体不过是一具驱壳,而灵魂才是长久不变陪伴于我们的东西,人活着,就是要把这副皮囊给用好,别像行尸走肉一般活于世界。

所以,在人世间,我们要先修身。

我们每个人都戴着各自的皮囊,在尘世忙碌着,而这副皮囊的用处就是来经历各种“风吹雨打”,在短短几十年间,让灵魂得以升华,而不是贪图欲望享受。

像唐三藏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才取回真经一样,只有肉体经历足够的磨难,灵魂才能得以稳妥安放。

“只要穿过云层之外,所有的天空,到处,全都是阳光。”

文章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纸质之上(ID:niukou2019)

分享 2019-10-09 07:00:01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